????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,就连李氏也被吓住了,她白着一张脸看着躺在血泊的顺心,唇一张一合,先前的嚣张气焰全都散了个干净,只剩下惊惧。

????其实这内宅府邸里的阴私,每家每户都有不少。

????他们这些做主子的,私下不知道惩戒过多少奴仆,就拿李氏来说她以前也没少折腾人,现在留在四房的姬妾不是年老色衰,就是胆怯如鼠。

????那是因为其余人都被她暗地里解决掉了。

????但他们这些做贵人的,便是解决人也都是交由身边的丫鬟、婆子,何曾亲眼见过这样的阵仗?

????这会瞧见顺心撞柱而死,自是惊惧不已。

????陆老夫人到底是历过事的,短暂的出神之后,就沉着一张脸同脸色苍白的平儿吩咐,“还不快去把杜大夫请过来?”

????平儿压了压心神,忙答道:“是。”

????她出去喊人请大夫,便有人收拾残局,也有人把昏睡过去了的崔妤抬到里间。

????李氏还在那一边倒退,一边仓惶支吾:“不,不是我做的,是她,是她自己寻死的。”

????谁也没有理会她,只有王氏盯着她,恨声道:“顺心可不是咱们家的奴仆,这是从崔家跟过来的,四弟妹还是好好想想,怎么同她老子娘说吧!”

????说完。

????便拂袖进屋探望崔妤了。

????屋子里乱糟糟的,萧知看着这幅场景便没了再看下去的心思,她转头看向身边的陆重渊,放柔了声音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????这件事。

????恐怕也就只能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
????李氏虽有人证,但这个人证是她的贴身大丫鬟,至于物证顺心也已经拿另一个话头解释过了,而现在顺心已经死透了,哪里还有什么真相可寻?

????不过萧知虽然可惜这个结果,倒也没觉得太失落。

????倘若崔妤没有一些段,当初也不至于把她跟她哥哥骗得那么惨,哦萧知看了一眼立在屋,皱着眉的陆承策。

????还有他。

????突然被人捏住了,力道虽大,却不疼,有些疑惑的看过去,便见陆重渊正一脸不高兴的望着她,“怎么了?”

????她笑着问道。

????“不许看他。”陆重渊捏着她的,脸色不大好看,声音也有些沉。

????萧知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,等回过神不禁笑弯了眼,这个醋坛子,烛火摇曳之下,她那双眼又清又亮,因为掺杂了笑意的缘故,就跟天上弯着的月亮似的,好看极了,“好,不看他。”

????她很乖的点头,一点犹豫都没有。

????这会屋子里乱糟糟的,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言行举止,便是陆承策,见他们出去也只是在百忙之拱一礼。

????余后。

????便继续整顿起屋子里的乱局。

????***

????顺心确定是死了。

????她那一撞用尽了全力,五官都有些变形了,杜大夫到的时候,她是连一口气都没了。

????李氏虽然还坚信是崔妤联合她的丫鬟撺嗦她的儿子,但顺心死了,她又没有多余的证据也只好消停下来了而后几日她闭门不出,把自己关在房里,到底还是有些怕的。

????顺心是崔家的家生子,老子娘在崔家都是极有脸面的家仆。

????如今顺心在陆家好端端的没了,虽然谁都瞧见她是撞柱而死的,但终归与她脱不了干系。

????好在顺心的老子娘并没有大闹,也没有报官。

????只是哭着把人抬了回去。

????陆老夫人和王氏不知道是想平息是非,还是真的心疼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,私下又给了她老子娘一大银子。

????这会。

????崔妤的屋子里。

????自打顺心死后,崔妤也跟着病了一场,这几日她整日躺在床上,吃了一堆名贵药材也没见好,大夫说她这是得了心病只能慢慢调养。

????倒是破天荒的。

????王氏近来也没再磋磨她,时不时的还会过来探望下,让她好生歇息。

????就连陆承策这几日也难得没去锦衣卫,平日里只要忙好公务便过来探望崔妤,今日亦是这样天见儿的是越发凉了,他穿着一身藏青色的锦缎长袍,腰间系了玉佩和旧时的荷包。

????外头还披着一身墨色的缂丝披风。

????屋子里伺候的人见他进来,自是纷纷行礼,唤他,“世子。”

????陆承策解了披风递给绿荷,看了一眼里头,问道:“夫人怎么样?”

????“还是老样子”绿荷的声音有些低,面上也有些愁,“刚把药膳喝完,这会还躺在床上。”

????“我去看看她。”

????陆承策紧锁着眉头,往里走去。

????崔妤早就听到外头的动静了,瞧见陆承策打外头进来,便如往常似的,朝他露了一个温柔的笑,“你来了。”可她如今病重未愈,脸色苍白得厉害。

????这么一笑,没有以前的大方稳重,反倒显得越发柔弱了。

????陆承策点了点头,坐在床前的圆墩上,看了一眼崔妤的面容

????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