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透过狭小出租屋的窗户,坐在凉爽的书店二层,站于土砖缝隙杂草丛生的操场,他都曾见过彩虹。

????泥土与青草的香气里,鲜杏、桃汁与海水在空温柔沉睡,他眯着眼识辩绵软暧昧的色彩,也只得落英缤纷四种。

????将彩虹示于纸,颜色拥挤热闹,两个小人牵站在一起,何慕给妈妈画上长长的头发,美丽的衣裙。

????此后,他又见过烟紫飘渺的晚霞,见过雨后鹅黄的新芽,曾听闻风从海螺穿梭、于梧桐窸窣,又捕捉到清雅梨花香气隐于暮暮尘埃——他十四岁之前所经历的所有美好,都与母亲相关。

????而发生于十八岁的一场无声惊雷,让所有实质的意象变得苍白。

????男人的脸颊凌厉湿润,连夏天的海风都不忍粗狂暴烈,而是在他鼻尖轻轻落吻。

????他第一次看向何慕,透过酒吧嘈杂昏暗的光线,远处的人都静了,散了,他像是瞬间击碎虹,只留下何慕脑空白的光。

????一切绝难比喻,只因无物可与他拟。

????剩下的,只有尘世里的莫大运气、一腔孤勇与满腹真心。

????十二番冬春交叠,最终他将这个男人融于骨血。

????何慕举起骨节嶙峋的,慢慢将项链上的戒指套入指间。可隔着一层细链,无名指上仍是晃晃悠悠,大而空旷。

????他觉得有些难受,于是取下戒指,重贴在心口捂着。

????经历这些时日,何慕已经不再困囿于与柏思齐之间的关系,他知道自己要向前走去,可还是忍不住自责。

????如果没有回去就好了。

????那栋巨大而森冷的宅子,由高而吊诡的黑色铁门开启,行驶四分钟才能到达主楼,庭院的园艺明明沐浴在阳光之下,却透着沉重的阴怖与压抑。

????豪奢的装饰、沉默的佣人、陌生而严肃的亲戚,和那位身处轮椅却威压万钧的老人。

????从那里失魂落魄地回来,关于宅子与家人的记忆寥寥无几——他的脑子都被母亲的日记占满了。

????全部都是关于她曾经的爱人,何慕的父亲。

????从小母亲就告诉他,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,那时何慕问她,“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

????母亲抱住他,拍着他幼小的背,“爸爸去的地方太远,要好长好长时间。”

????而等他长大一些,便以为那是死亡的另一种表达,也不会再问起母亲的伤心。

????可那本日记里,母亲用娟秀的字迹记录着那个男人的博学、英俊和骄傲,满含欣喜地写下那个原本寡言的男人对她展现的幽默与温柔,还有寄于尖的爱恋缱绻。

????而后,隔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母亲用颤抖的写下她赴北城亲自证实的、来自二哥的信息——这个叫柏明志的男人已经结婚,他怀孕的妻子,莫金凤,岁的儿子,柏思齐,都在等他回家。

????往后,便如姨娘说的,母亲和那个男人断了,却舍不得腹的胎儿,于是在姨娘的帮助下出逃,在何慕六岁时才与家联系。只是那时,母亲所有的来信都要直接送入外公书房,其他人对她的下落也不得而知。

????何慕脑袋轰轰,在老宅再求不得更多的信息后,终于踏上返回h市的班。

????也许是同名同姓,何慕如此安慰自己,可再见到柏思齐时,在对方亲吻自己时他却突然觉得生理性的厌恶。

????他听见世界崩塌的声音。

????这些年,他像是入了魔,可他自己知道,柏思齐于他来说,并不只是原欲和本能的诱惑,他对柏思齐的珍惜太过小心,以至于让对方在漫长岁月成为他唯一的神明,成为脱离于生活之外的梦与信仰。

????而自己现在正不由自主地抗拒他。

????可能是出于自责,可能是出于怄气,更多的是来自暴雨前夜的惨淡直觉,何慕骗不了自己,他在仅剩的两日假期去做了血缘鉴定,没有要求加急,而是在独自的等待,与柏思齐赴往疯狂而绝望的性的彼岸。

????而等结果昭明,无人能够渡他。

????不记得有多长时间,他成为空有人形的一滩污糟。真相并非没有预期,可鉴定报告还是给了他深重而致命的打击。

????往后,外界的一切对他都不再成立:他感觉不到饿,对睡眠毫无知觉,和工友说着话也能陷入长久的失神,脚踩在平实的钢板之上,身体却像迎风摇摆的植株,只待巨浪更大些,便要连根破土翻出,踪迹不见。

????直到看见柏思齐。

????他始终难以原谅自己回家后见到对方时所生发的情绪,柏思齐在抱他吻他爱他时,生理上令人绝望的恶心与内心对久违亲近的兴奋搏杀,他的脚全部僵硬,毫无反应。而柏思齐停了下来,问他为什么哭。

????他为自己将血缘的亲近当作此生钟情而哭;他为自己在最开始死缠烂打而对方步步抗拒而哭;他为自己将柏思齐拖入伦理的泥潭而哭。

????他为愚蠢的勇气而哭。

????他为自己亲将视若珍宝的母亲与爱人沾上泥污而哭;他为母亲被辜负的真心而哭。

????他为背叛而哭。

????他为不计后果前去与毫

????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